医学界微信号发布 > 儿科医生为啥缺成这样?薪酬制度不改不行了!

儿科医生为啥缺成这样?薪酬制度不改不行了!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作者:医学界

编者按:『儿科医生荒』因为流感肆虐被再度炒热,并引起许多讨论和争执。关于导致儿科医生荒的原因,很显然不是因为某一种,收入、医闹、工作强度等等这里不再赘述,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却很简单,只有一条路。
本文是《医学界》创始人陈奇锐2016年的一篇旧文,今天发布,依旧应景。
2016年,《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》发布。数据显示,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,已直逼十万大关。

据上海新华医院院长、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会长孙锟教授会上介绍,此次调查为国家卫生计生委委托,由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、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于2015年6月~2016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对2014年儿科医疗资源的调查,涵盖1.3万多家医疗卫生机构。
而根据此次大规模调查,中国儿科资源显示了以下几个方面的现状:
缺口巨大
调查显示,城市每千儿童儿科医师数为0.57,农村为0.47,以35岁以下的本科学历医师为主。而根据《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》所提出的,到2020年每千人口拥有0.69名儿科医生的目标估算,目前儿科医生缺口多达86042名。
流失严重
从2011到2014年,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,总占比已经超过了10%。其中,作为主力军的35岁以下的医师流失率为14.6%,为所有年龄段最高。
同时,从机构方面对比,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儿科医生流失率最高,儿童专科医院则最为稳定。
机构资源匮乏
调查显示,我国43.6%的儿科门诊量、53.5%的儿科急诊量是由综合性医院儿科承担的。
数据显示,在城市(地市级及以上区域),儿童专科医院、综合性医院、基层医疗机构、妇幼保健院、妇幼保健所提供的儿科医疗服务比重分别为0.5%、24.4%、69.3%、4.4%、1.4%;而在农村地区(县级及以下区域)对应数据分别为0.0%、9.5%、87.2%、2.7%、0.6%。
而在数量方面,儿童专科医院(含民营医院)的数量,以江苏省最多,为10家;北京6家,上海、陕西、河南均为4家;广东、吉林等7省,儿童专科医院均只有2家;湖北、安徽等7省仅1家。
总之,各种数据显示,中国儿科医生荒问题极其严峻。为何中国这么缺儿科医生?这么缺儿科医生,为何儿科医生还在不断逃离呢?
今天奇锐要和大家谈谈儿科医疗市场。按照市场经济理论,市场供、需是动态平衡的过程,中间发挥作用的杠杆是价格。一旦某种服务或者商品紧缺,市场就会通过涨价,来吸引市场提高供给能力;一旦过剩,则价格下跌,市场就会自动减少供给。
所以在市场经济中,因为价格的资源配置指引作用,短缺从来都是暂时的。比如中国的生猪市场高度市场化、没有准入审批、没有政府定价,一旦缺猪,价格马上上涨;一旦过剩,价格马上下跌;看似波动很大,但大家作为消费者,却从没有买不到猪肉、或者买猪肉痛苦不堪的体验。
这提示我们,如果儿科医疗是市场化的,就不可能存在服务供给的长期短缺。所以中国儿科的困境,本质上是在问:为什么市场机制在儿科医疗市场失效了?
因为儿科医疗因为过度的政府管制,成了垄断而无效的市场。
中欧商学院卫生政策研究中心蔡江南教授曾经总结过,我国政府通过规划、准入审批、定价、医保、评级、编制、科研七种武器,让医疗市场成为垄断市场。垄断市场并不总是缺乏供给,而只是效率低下。比如中石油、中石化,大家的抱怨主要是它们的油价高、质量差,而不是缺油。为什么儿科医疗会缺乏供给呢?
卫生主管部门通过准入规划、准入审批,让儿科医疗成了公立医院垄断市场;而发改委通过低价,让儿科医疗定价畸形低下、以致无利可图。不过上述描述对于中国的肿瘤医疗、骨科医疗也是同样成立的,为何肿瘤和骨科医生并没有缺得如此厉害?
因为医疗服务价格畸形,市场机制会通过其他手段去补足医院和医生们的收入。在当下,主要是通过药品、耗材来获得医生补偿,通过检查、耗材等获得医院补偿的。简单地说是“以药补医”、“以检查补医”。奇锐以前分析过,虽然这些补偿手段效率不高,但仍不失为一种黑市补偿机制。
这种黑市补偿机制,到了儿科领域又行不通了。因为儿科缺乏合适的、可以补偿医院和医生收入的高价格药品——药品多是老药、廉价药,因价格便宜补偿能力很差。儿科多为常规门诊,耗材和检查用量也并不大。所以儿科的困境是——它和其他科室一样面临着市场垄断、畸形低价的困境,却没有其他科室类似的较为有效的“黑市收入补偿机制”。
所以儿科医疗市场在公立医院的环境中,就成了成本中心,而不是利润中心。近十多年来,很多大型公立医院不断压缩儿科床位、甚至取消儿科。所谓的儿科医生荒,并不是缺少儿科医生,而是当前的医疗定价、补偿机制下,根本无法养活更多的儿科医生。
儿科医生荒,只是名义上是招不到儿科医生,本质上是无利可图!
搞到现在,北京上海这种超级城市中,竟然只有寥寥几所儿科医院可以看病了。
在只有少数儿科医院可以看病的情况下,虽然黑市补偿机制仍然低效,但医生们和医院却可以通过更多的人均门诊量,来弥补收入的不足。
副作用显而易见,一个医生一天比较理想的情况是诊疗30个人,如果让他(她)看100人会怎样?这就是现在儿科医疗的现状。
既然所有的病人都涌到极少数的儿科医院,医生们可以通过看更多的病人,获得合理的收入补偿——与此同时,人均服务时间就必须压缩。同时要获得合理的收入,仍必须通过以药补医、以检查补医的方式获得。笔者带孩子去看病,每次都被开平均300元的药品——满满一手提袋(这些药品很少被孩子吃掉,大多数都被扔掉了)。
如果医疗服务质量很差,早上6点就去排队,一天才看完病,医生只给你说了3分钟,然后一堆检查,一堆药品,服务态度不佳,会发生什么?心急火燎的家长肯定会觉得医生态度恶劣、冷漠,医患矛盾一触即发,这正是儿科成了医院高纠纷科室的原因之一。
怎样才能彻底走出中国儿科医疗市场的困境?除了市场化,没有其他路径。
奇锐说过,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了,除了医疗、教育等少数计划经济的堡垒,还有那些行业存在供给不足的情况呢?想破脑袋,难想出几个。
要走出中国的儿科困境,必须开放市场,当卫计委放弃诊所准入审批制、发改委开放医疗定价、人保部能平等给予民办诊所医保资格的时候,不需要卫计委的各种扶持、不需要政府投入经费、不需要高校重新成立儿科系、不需要媒体宣扬中国好医生,儿科市场一定繁荣得很。这就是习李“简政放权”的市场逻辑。
版权申明 | 本文原创  欢迎转发朋友圈
投稿邮箱 | yxjtougao@126.com
商务合作 | 021-58545118

▼过往的君子给我赞~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账号信息

医学界
yixuejiezazhi
功能介绍: 《医学界》以有品位、有追求、有爱心、有水平的医务工作者为受众,以“服务医生,改善医疗”为宗旨,让行医更幸福是我们的使命,为用户提供可靠、有用、有价值观的资讯是我们的存在方式。
点击关闭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