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丸故事微信号发布 > 吓死过人的画皮鬼到底是啥?慎入!

吓死过人的画皮鬼到底是啥?慎入!

发布时间:2018-05-15 作者:弹丸故事
往期精彩
阴鬼上身,越入越深
让你看看大蟒蛇
第一章
有很多人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,但是今天我会将自己的亲生经历说出来,告诉你们,这个世界有两面,一面是阳光灿烂的平凡世界,而另一面则是光怪陆离的灵异世界。
我的职业很特殊,懂行的人叫我们招魂师,不懂行的人叫我们阴阳代理人。
干的工作也很简单,将一些你们看不见,但是我能看见的东西,招回来,或者是赶回去……
我本名叫端木齐,现年26岁,后来改名叫端木森,是师傅帮我改的命。他说我这人命数多变,五行不平,需要木行来撑,才能活的安稳,所以后来我就一直叫端木森,即便这个名字在我听来其实挺二的。
我生于1989年,动乱的一年,十岁之前我一直在上海远郊的一所孤儿院生活,没什么朋友,吃着简陋的快要过期的食物,睡整个孤儿院最阴冷的房间。
十岁之前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,所有人都避开我,不敢和我接触,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是不祥的。如果不是因为有政策压着,或许我早就被扫地出门了。
护工从来都不给我好脸看,孩子们也不敢和我说话,而造成这一切的理由,是因为在我的身边总是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特别是每一个睡在我隔壁的孩子都会离奇死亡,至今为止,已经死了五个孩子了,都是一觉醒来便身体僵硬,面色发青……
我没有五岁之前的记忆,但是所有人都告诉我,五岁之前,每一年都会有一个睡在我隔壁床位的孩子死亡,直到后来,再也没人愿意靠近我。
排队的时候,我总是走在最后一个,因为没人愿意和我手拉手。
吃饭的时候,我总是坐在角落里,因为没人愿意靠近我。
甚至连护工和院长看见我都很害怕,他们想把我扫地出门,但是因为政策的缘故,一直强压着。
我经常一个人,默默地走到孤儿院的围墙后面,看着高大的围墙想: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?等我长大了,是不是生活就会美好一些呢?
因为总是落单,所以我经常被孤儿院里的孩子欺负,其中一个是个胖子,叫大明,他喜欢揪着我的头发,将我的头往墙上撞,然后将我打倒在地,对着我小便,还对四周的孩子喊:“快看,你们不是说靠近他会死吗?我就没死啊,哈哈!”
每一次被欺负完,我都会将头伸在水龙头下狠狠地冲,用水冲掉我头上的尿骚味,冲掉我脸上的泥巴,冲掉我屈辱的记忆。
只是,每一次自己洗衣服的时候,还是会哭,因为没人愿意帮我,这个孤儿院,住着的是孩子,可对我来说,这里是地狱,即便后来我见过了真正的阴曹地府,可是这些屈辱的记忆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中,很久之后都无法忘记。
我在十岁那年离开了孤儿院,不会因为我被扫地出门,而是因为我被人领养了,领养我的人叫蒋天心,他是个长相很帅气的大叔,就是不太爱干净,不喝酒,喜欢叼着烟却不点燃,腰间挂着一个葫芦,说话很痞气,为人很强势。
而他,也是我的师傅,给我改名字的那个人。
和他的相遇,是在一个刮着大风的夜里,因为口渴,我下床走到楼道里的茶水间喝水,可是途径隔壁女护工值班的房间时,却看见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,里面传出来一些吸允的声音,还带着一点古怪的咀嚼声。
我奇怪地凑过去看了一眼,透过门缝,我看见了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,女护工赤身裸体地坐在椅子上,面对着我,衣服敞开,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,可是她本该红润的脸却变的一片铁青,眼角,嘴边都有鲜血流下来,死了,白天还好好的女护工,居然到了晚上就死了!看见这一幕,我吓了一大跳,双腿打颤,往后踏了一步,却没站稳,跌坐在了地上,吓的大叫一声!
可是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我这一声大叫本来应该将四周熟睡的人都给惊醒,可是,此时整个走廊,乃至整个孤儿院大楼一片寂静,所有人如同死了一般,没有发出一点声响。
我从地上爬起来,不敢靠近面前的大门,向后退,可是一喘气,却是呵出了一团白雾,现在可是五月份,怎么会有白雾!而且,我四周的温度明显变低,双手摩擦手臂,试图取暖,脚步往后退,我知道孤儿院不对劲,肯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说不定,就是有那种“脏东西”进来了,我不敢往下想,害怕的腿肚子都发颤。
那一年只有十岁的我,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只有一个,就是赶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然后将头埋在被子里,害怕,是真的害怕!
整个黑暗的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回荡,我往后退,经过大明房间的一刻,我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眼不看不知道,一看我吓的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一个头戴白色长帽,穿着被色丧服的人站在大明的床边上,或者不应该是用站来形容,因为它是飘着的,我以为自己看错了,盯着它的脚看了半天,最后才确定,的的确确是飘着的,我这边倒下的动静惊动了它,随后这个戴着白帽子,穿着白色丧服的人缓缓转过头来,我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苍白的脸,没有一点血丝,比我们孤儿院的白色墙壁还要煞白的面孔。
可是它的嘴唇却是血红血红的,还在笑,这是一种让人心里发颤的诡异笑容,它手上拿着一根铁链,这链子上拴着两个人,一个是睡着的大明,另一个人居然是女护工!
这一幕就出现在我的眼前,大明本人还在睡觉,可是另一个灰色身影的大明却被拴在铁链上,女护工明明死了,可是此时的她却也在这铁链上!
不对劲,我不是傻子,也从电视里看见过一些稀奇古怪的电影,有一种叫做鬼差的厉鬼,是会来索命的,我面前这个,像极了阴间索命的鬼差,也就是,传说中的“白无常”!
它看见了我,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我不放,片刻后,用阴森森的声音说道:“你,能看见我?”
我不敢回话,这白无常问我话,我哪里敢回,一个劲地往后退,可是刚转头,面前却是一阵阴风吹过,白无常竟然飘到了我的面前,突兀间,外面大风吹过,敲击在窗户上,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响声,我看着面前的白无常,干咽了口口水,两眼发直,想要求饶,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“看来你是真能看见我,倒是可惜了你这天生的灵觉。只是,我私自锁魂的事情要是被下头知道了,我也不好办。索性,将你的魂魄一起收了吧!”
它说话间就将手按在了我的脑袋上,这是一只冰凉的手,很冷,冷的我直哆嗦,头发,脸上,很快就结了冰霜,我感觉脑子很痛,痛的像是要炸开了。
要死了,这一回终于轮到我要死了,身边的孩子一个个死亡,如今终于轮到我了!
我心里的恐惧升到极点之际,忽然一声厉喝传来,白无常手一哆嗦松开了我的脑袋,我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。
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对着白无常说道:“私自锁魂,白无常,你胆子真大!”
隐约间听见白无常惊恐地喊道:“阴阳代理人,蒋天心!该死的,被你发现了!”
然后我头一晕,倒在了地上。
过了好一会儿醒过来后,我迷迷糊糊看见自己还是在走廊里,一个男人站在我的面前,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,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,腰间别着个古怪的红色葫芦。
他看了看我的眼睛,摸了摸的脉搏后说道:“没事了,白无常被我赶跑了。不过,你能见到白无常倒是稀奇。怎么样,要不要做个阴阳代理人?以后见到鬼就不怕了。”
当时的我脑子一片空白,迷迷糊糊中就答应了下来。
从此以后,我便成了阴阳代理人,也成了蒋天心唯一的徒弟,走上了一条到如今我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路。
只是有一点,我可以肯定,那就是,我的人生在我点头答应的一刻,便再也不会平凡,注定,与寻常之人不同。
说实话,自从我入了门以后,才知道,招魂师真是我们这圈子里最低档的,因为对于我们圈子里的人来说,看见鬼,招两个魂简直就和吃饭一样容易。
而且我们招魂师赚的是人民币,所以自然被很多捉鬼的同行笑话。
但是我知道,我师傅的本事很大。
因为,自从我跟着他离开孤儿院后,同行看见他都要恭敬地叫他一声:“蒋前辈。”
不是因为他辈分高,而是因为他厉害。
他的手段,在他带着我第一次接生意的时候,就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。
那是一个有钱的富豪的委托,一个来自香港的富商。
香港人信风水,那是众所周知的。
上至富豪,下至百姓,都对风水很迷信。
说实话,对于那时候还是小屁孩的我来说,十岁的年纪,原本就不太关心这些风水鬼神,要不是看到过一次白无常,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信有这种鬼东西的存在。
但是香港人信,而且很迷。
找到我师傅的是一个姓李的富商,名字不方便透露,只能叫做老李,这个涉及到对方的身份和地位。
老李是个做房地产的暴发户,香港本土人。
早年丧母,一手打拼到了如今的身家,少说也有几十个亿。
只是,最近这么有钱的大户却遇到了个大问题。
他最近老是梦见自己的母亲,而且每一次,在梦里,他的母亲都满面血泪地说自己在地下过的不好,总是被人压着。
老李请了很多风水先生来看,其中便有我的师傅,蒋天心。
第二章
  那时候到香港一次真不容易,我十岁的时候是还是1999年,那时候香港刚刚回归,包括航班,轮渡都在建设。
  我们到了香港老李的庄园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风水先生都到了。
  但是,我师傅一走进去,所有的人都让开了道。
  几乎每个风水先生,无论是当地的还是从内地赶来的,都对着我师傅点头行礼,我跟在后面,也着实耀武扬威了一把。
  师傅一屁股坐在了主位边上的第一把椅子上。
  这时候我才感觉,别看我师傅不修边幅,4,5天不洗澡,从来不刮胡子,不喜欢穿袜子,而且总是喜欢搭理那些路边的好看姑娘。
  但是,他还真的在这圈子里地位颇高!
  我正胡思乱想内,庄园内走出来一个老者,白发苍苍,人微微弯腰,走路居然都拄着拐杖。
  一看就是风烛残年。
  “小森,你猜猜他几岁?”
  师傅忽然问我。
  “70多,80左右吧。”
  我估算了一下说道。
  “哼哼,他就是老李,今年52岁。”
  师傅这一句话一说出口,我立马一惊!
  52岁长的和80岁一样!就算是衰老也不至于吧。
 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吃惊,师傅对我轻声说道:“这叫做梦魂,总是被阴魂托梦的人,会加速衰老,但是看他衰老成这个样子,应该不单单是托梦这么简单。”
  关于我师傅,蒋天心这个人,我得说几句。
  本身是一个挺好的大叔,眉清目秀,道行多深我说不好,但是据说他是圈子里的头面人物,但是就是怕麻烦才成了个阴阳代理人,也就是招魂师。我曾经听说,他曾经一个人一夜连闯阴间7次,每一次都收一个鬼差,惹的阴曹地府勃然大怒,发誓要将他治罪,最后却不了了之。
  他不爱干净,衬衣有时候穿上4天都不洗!而且喜欢泡妞,据说这一点是和几个无良的老前辈学的,看见美女就搭讪!
  当然,他从来不缺钱但是也没有大财。
  他总说:“我们赚的是死人钱,要早点用掉。”
  于是如今的我,长大成人后也从来不缺钱,但是也没有大财,就是受他的理念影响的。
  我是他唯一的徒弟,我一直以为他收我为徒是因为缘分。
  但是这臭大叔居然和我说:“就是好玩,才收了你的。”
  这就是我师傅。
  但是,他是个好人,一个十足的好人……
  话归正传,先来说老李的事。
  老李坐下后,师傅却一屁股站了起来,竟然拉着我就要走。
  这一下惹的四周的人都大吃一惊。
  “蒋前辈怎么要走?”
  有人问。
  “不走干嘛?坐在这里看个将死的老头?都被鬼上过身了,不和我们说实话还找我们来干嘛?”
  师傅大声说道。
  师傅这么一说,四周的保镖护卫一下子就走了过来,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,看着就是厉害的练家子。
  师傅倒是不怕,我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,顿时有点怯懦。
  “果然是老前辈,还请内厅一聚。”
  没想到此时老李却发话了,竟然直接邀请我们到内厅一聚。
  这时候我看见师傅对我一挑眉毛,嘴角微微一笑。
  后来我才知道,每次师傅为了要接生意都会用这招,故意引起别人注意,然后装成大师高手
  老李家的确气派,从我们所在的庄园外围一直走到内厅居然足足走了10多分钟!这可是在香港啊!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  进了内厅,一走进厅门,师傅就微微一皱眉头,我也感觉到浑身一冷,我还以为是夏天开空调的缘故,但是师傅却小声对我说道:”小森,自己注意点,少呼吸,这里阴气很重。“
  我点了点头,走进了内厅。
  里面一片黑暗,只有两盏小灯亮着,发出微弱的光芒。
  我相信,这绝对不是因为老李想省电,肯定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,而且四周的保镖和护卫都不走近内厅。
  全都站在了门口。
  老李一个人坐在内厅中的主位上,此时我才看见,他的背后,放着一张黑白照片,那是一个老女人的照片,黑白两色,笑容诡异,梳着发髻。
  只是,我多看了几眼后发现,这照片上的老女人竟然有种盯着我的感觉……
  我不知道,大家有没有盯着死者遗像看过,当然,那是一种不尊敬。
  但是当我面对这张老照片的时候,竟然真的有种被它盯上的感觉,很真实,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,脚都要软了。
  师傅发现了我的状况,不动声色,一伸手一把攥住了我的手心,我顿时感觉自己手心一暖,这暖意一直流进我心里。
  整个人才清醒了很多,但是还是怕,躲在了师傅身后。
  “大师,看出我被上过身吗?”
  老李说话也和老头一样,慢条斯理的。
  “是的,而且好像这鬼还没离开你的身子。”
  师傅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放在了桌子上,轻轻敲击桌面,对面的老李脸上浮现出了一张不一样的脸,一张和照片上老女人的脸相似的面孔。
  我当时直接吓倒在地,脚抖个不停,就差尿裤子了!
  “瞧你那点出息。”
  师傅不满地看了我一眼。
  “说说吧?为什么上自己儿子的身,而且不肯下来?”
  师傅很镇定,甚至面对鬼魂的时候,他有种警察盘问犯人的感觉。
  “你是招魂师?”
  对面那张老女人的脸苍白的可怕,我都不敢直视。
  “请叫我阴阳代理人,好听多了。不过也算是招魂师吧。怎么了?你也有事拜托我?”
  师傅双脚已经翘到了桌子上,那气度,我真心膜拜!
  “我希望你帮我找个人。”
  对面的老女鬼说话的时候,阴气森森,四周的温度更低了几度。
  “谁?”
  师傅直接问道。
  “我死去多年的老伴,我想和他团聚一刻,但是他死了很多年,我找不到他,所以附身在我儿子身上,希望能够找到你们招魂师帮个忙。”
  老女鬼竟然是为了这事情才找到我们的!这让我有些吃惊,鬼不都是无情的吗?怎么会有感情?还想团聚?
  “让你儿子准备300000人民币,收到钱后我会动手招魂的。”
  师傅直接站起身子,似乎是有些不愿意继续谈下去了。
  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  女鬼低声问道,那眼神邪的离奇。
  “凭我能看见你,凭我叫蒋天心。”
  说着师傅就拉着我走出了内厅的门,还别说,我一出内厅大门,阳光一晒,我顿时一激灵,立刻活跃起来,而且眼睛里还看见四周有黑色的气流淡淡地散开。
  “那是鬼气。”
  师傅在我身边说道。
  鬼是不是有感情的。
  这个问题,我问过师傅。
  他告诉我:“一般的阴魂都是很木讷的,他们排着队在阴间行走,没有感情,和木偶一样。但是一旦有巨大的牵挂就会变的越来越人性。但是,你要记住,鬼就是鬼,它再通人性也是个鬼,永远别相信鬼的话,永远……”
  直到多年后,我才知道,这是我们这一脉的人口口相传的训诫。
  而我有好几次都因为这句话而保住了自己的小命。
  300000很快就打进了师傅的银行账户内,这里得说一下,蒋大叔这人特别喜欢银行,他说所有的银行都是通财的好地方,而他也喜欢半存折,大大小小的银行,只要对老百姓开放的,他都办上一张。
  结果,后来经常被我翻到犄角旮旯里有存折,而且上面还有数目不小的钱。
  收到钱后师傅自然是挥霍一顿,倒是将我一个人丢在了老李家提供的庄园别墅内,自己去风流快活了。
  到了晚上,睡不着,我就一个人出去溜达。
  老李家的庄园真大,巡逻的人也多。
  只是,可能是我不熟悉路,或者说是庄园设计问题,亦或者是冥冥中有安排,我竟然有晃悠到了内厅边上。
  这一刻,我竟然听见内厅内传出来讲话的声音。
  一个冰冷,低沉的女声,正是那个老女鬼的声音,另一个是苍老,粗犷却带着哭腔。
  “妈,你就饶了我吧,离开我的身子吧。”
  这分明就是老李啊!他竟然在求饶!我一听这话,顿时就停下了脚步,躲在一边偷听。
  “哼,事成了以后自然会放了你,你爸那个贱人以为死了就能了事?等那个招魂师将你爸的魂魄招上来,我一定让他魂飞魄散,才能解我心头之恨!当年他和那个小贱人……”
  就在此时,我不小心踢到了身后的花瓶,发出了声响,里面说话的声音顿时停住了。
  这时候我知道,再不跑铁定被这老女鬼捉住,所以一转头撒丫子就狂奔起来,一路上还撞了好几个保镖,急急地奔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  才刚一坐下,就听见门口传来“兹兹”的响声,那是师傅放的镇魂符起了反应!一定是有鬼物在冲撞我们的房间!
  我心里一阵心惊!
  抬头一看墙上的钟,现在正好午夜12点!
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账号信息

弹丸故事
danwangushi
功能介绍: 碎片时光里的弹丸故事。
点击关闭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