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小西微信号发布 > 约来的男友(下)

约来的男友(下)

发布时间:2018-03-25 作者:默小西

文 | 默小西   图 | 网络
◆ ◆ ◆
「默小西:专注写故事的磨人小妖精」
1
夜里不睡的人,白天多多少少总会有一些需要逃避掩饰的事情。
所有白天里解不开的结,都留在黑夜里慢慢耗。
穆弦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整个人都隐藏在灯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里,已经整整三天了,莫沛寒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没有一个电话,没有一条短信。
她不明白,为什么正常的男女朋友之间,可以做到如此干净利落的三天不联系,她的手机安安静静,就像那个男人从来都不曾出现在她的生活中。
穆弦笑与莫沛寒是通过一个社交软件认识的。
已经25岁的穆弦笑在经历了几次失败的感情之后就患上了孤独症,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完全不具备正常的社交能力,没有异性朋友,甚至连朋友圈都小得可怜。
闲着无事的时候她在手机上下了一个传说中的脱单软件,在网上挂了好几天之后,莫沛寒在附近的人里向她打了招呼。
那便是一个开始。
幽默风趣的莫沛寒像是一阵春风吹进了她的生活中,他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,他们有相同的爱好,这些东西驱使着他们越走越近,他们互相给了联系方式,最后,从虚拟到现实。
他们是在半年前见面的。
穆弦笑一直都还记得,那是一个带着暖意的艳阳天,莫沛寒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,低头拨弄着杯子里的液体,她站在橱窗外,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,直到他抬起头,带着笑意向她伸手。
感情这东西总是莫名其妙,只是初次见面,莫沛寒优雅的谈吐和表现出来的高素质就已经让穆弦笑砰然心动,她尝试着向他走近,闻到他衣角上淡淡的撩人的烟草香。
他们相谈甚欢,从生活琐事聊到人生理想,莫沛寒比在网络上更加迷人,春日的阳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,穆弦笑在那一瞬间,听到了自己已经很明显的心跳声。
喝完咖啡,莫沛寒开车带她四处兜风,车子停在已经长出了新芽的海岸线边,她站在夕阳下面朝大海,他很自然的靠近她,伸出手将她揽进了怀里。
穆弦笑是受宠若惊的,相貌平平什么都不出众的她突然就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,莫沛寒的出现让她原本平静似水的生活一下子便起伏了起来,他看起来那么美好那么优秀,所以在夜幕降临之后,他提出将她带回他的住处时,她并没有拒绝。
可能是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,孤单已经将她的意志完全摧毁,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单身生活,也非常渴望这个男人能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温暖。

2
自那次见面之后,接连几个月,莫沛寒都会约她出去见面,他是个浪漫的人,每次见她,必然会为她准备一束玫瑰,他总是说,漂亮的女人就该与漂亮的东西为伍,这样,才会让欣赏的人更加的赏心悦目。
半年的相处,他的身影,早已经侵入她的生活之中,他会在她下班的时候来她楼下等她,同一个公司的同事看向她时都是艳羡的眼神,她也很大方的将莫沛寒介绍给她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,甚至于在父母催婚的时候,她也很自豪的告诉他们,她已经找到了对象,而且条件非常的优秀。
莫沛寒的家境确实优渥,虽然他没有刻意的告诉过她,但是穆弦笑也经常会去看奢侈品,她认得出他手上的手表,她也看见过他结账时的那张黑卡。
说不为他的物质心动是假的,但是更多的,莫沛寒吸引住穆弦笑的,还是他那有趣的性格,他似乎什么都懂,骑马,踢球,插花,还爱四处旅游。
这样一个优质男摆在自己的面前,就算他一无所有,穆弦笑都会被他吸引,更何况,他的情话总是那么动听,撩得她整天心神不宁就想与他腻在一起。
可是……
日子越久,心中的不安,也就开始慢慢的积累起来了。
她的朋友和家人已经完全知道了莫沛寒,因为从一开始,她就是奔着结婚去的,而莫沛寒……
他似乎从来都不带她去见自己的朋友,偶尔的几次聚会,也是他工作上的一些应酬,穆弦笑也曾经委婉的跟他提过,什么时候可以拜访一下他的父母,而他总是推脱着拒绝,说现在还没有到时候。
穆弦笑是自卑的。
她知道,莫家旗下有一套有名的连锁酒店产业,而她的家庭,不过就是普通的平民百姓,她深知自己现在的身份无法与莫沛寒相提并论,也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成为他的妻子。
所以,在莫沛寒说时机不成熟的时候,她便也妥协了。
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恋爱,穆弦笑一步步退让,哪怕他的微信朋友圈从来不发属于她的动态,哪怕每次都是他主动来找她她才能见到他。

3
就像这一次,莫沛寒自上次跟她温存之后,已经整整三天都不再跟穆弦笑联系了。
穆弦笑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机,在这样的时候,所有软件的通知声都变得格外的烦人,因为总是一次次的让她希望落空。
他们的聊天记录最后一句还是穆弦笑给莫沛寒发的信息,满满的一个屏幕,都是她发给他的问候,她不明白莫沛寒为什么不回她,是在忙没有看见?那他看到手机的时候,连回复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吗?
穆弦笑悬着一颗心,闭上眼睛,看见的全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画面。
莫沛寒在干什么?是身体不舒服?还是已经找到了新欢,所以不再理她了?
她已经在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想法,可是有些东西,越是克制越是滋生得厉害,穆弦笑已经被这样的关系逼到了崩溃的尽头。
时间推着光明缓缓而来,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来的时候,穆弦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是莫沛寒!
“喂……”穆弦笑的声音有些颤抖,天知道她在这一刻多想哭出来,整整三天的等待,崩了这么久的弦,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放松。
“宝贝,昨晚睡得好吗?”莫沛寒笑着问她。
“嗯。”即使她也有愤怒,即使她也很想质问他这几天去哪了,可是,所有的话语到了嘴边她又咽了回去。
她不想找莫沛寒发脾气,他说过的,他最喜欢的,就是她的乖巧懂事。
在爱情里,爱得深的那一方总是卑微的,在这场感情对弈中,穆弦笑就是卑微的那一个。
要是她跟他闹脾气了,他真的就再也不理她了怎么办?她要是让他感觉到了厌烦,以后,或许,她连他的一个电话都等不到了。
“对不起啊,这几天家里有点忙,我陪我妈去英国旅游,这个手机落在家里了,真的非常抱歉,让你担心了,我一回到家,时差都还没倒,就给你打电话了。”莫沛寒的话语里带着歉意,隔着手机,穆弦笑都已经能够想象到他皱着眉头跟她说话的样子。
“没关系……”眼泪已经逐渐的积满了眼眶,可是穆弦笑仍旧让自己保持微笑的样子,“没关系的……”
“对不起。”莫沛寒也明显感觉到了穆弦笑的隐忍。
“沛寒,下一次……别扔下我一个人好不好?”她哀求着他,即便是已经用尽了全力,可是悲伤还是不受她的控制,“我真的好怕,我好怕你会不要我了,我不想一个人,我不想失去你……”
穆弦笑已经极尽哽咽,缓缓的抽泣着。
“你别哭,别哭,你现在在家吧,你呆着别动,我马上过来找你。”莫沛寒没有再多说,穆弦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他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4
莫沛寒果然带着清晨的露水站在了穆弦笑的门外,他一身风尘仆仆,可是手上却还提着一份热腾腾的早餐,一夜未睡的穆弦笑面容憔悴,看向莫沛寒的眼神里更显可怜。
“你……你真的来了?”穆弦笑不敢相信。
“对不起。”莫沛寒一把将穆弦笑抱在了怀里,他个子很高,瘦瘦小小的穆弦笑一下子淹没在他的怀里。
闻着他身上熟悉的香味,所有的委屈在那一刻都已经烟消云散,她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,用了她最大的力气,想将这个男人就这样牢牢的绑在她身边。
“我给你带了早餐。”莫沛寒松开她,晃了晃手上的鸡丝粥,“不过,吃早餐之前……我要先吃你……”
穆弦笑还没有反应过来,莫沛寒炙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,手里的粥被他稳稳的放在一旁的桌上,然后抱起了她直接走向了卧室。
“沛寒……”在莫沛寒轻车熟路的脱着她衣服的时候,穆弦笑紧张的握住了他的手,“今天,能不能……不要弄在里面?”
几乎是每次和莫沛寒在一起,他都会这样霸道且强势的与她亲热。他不喜欢用安全套,说是不喜欢那样的感觉,所以一般都是莫沛寒吃事前的避孕药,但是几个月,她的月事已经越来越不准,医生建议她不要再吃,再加上莫沛寒这次来的突然,她根本都来不及准备。
“没事的,要是怀上了就怀上了,我又不是养不起一个孩子。”莫沛寒的声音里已经沾染了情欲,此刻的他已经箭在弦上,根本没有收回来的可能。
“可是……”可是她还没有见过他的家长,这个时候怀上他的孩子,真的可以吗?
就在穆弦笑犹豫的时候,他已经准确无误的侵入了她的身体,她嘤咛了一声,整个房间都被男女之间的情爱填满……
对于莫沛寒,穆弦笑无条件的顺从。
这是她所理解的爱,因为爱他,所以愿意等他,也愿意相信他。
等两个人的身体都已经折腾得疲惫不堪,莫沛寒抱着她软绵绵的身子进入了梦乡。
耳边传来了他均匀的呼吸声,穆弦笑睁开了眼睛,她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,调皮的在他的下颚处小心的亲吻了一下。
一连串震动声传了过来,穆弦笑抬起身子看了看,发现了莫沛寒正在发着光的手机。
她有些好奇,顺手将他的手机拿了过来,一个没有保存的号码正在锲而不舍的给他打着电话。
不知道为什么,穆弦笑的心在那一瞬间猛然的跳动了一下,莫沛寒还睡得安稳,完全没有发现手机的声音。
是不是接了这个电话,就可以解开她心里一直以来的谜团?
穆弦笑小心的吞着口水,按下了接听……
5
“莫沛寒,你又死到哪去了?我们之前在英国还说得好好的,这场婚礼你是想让我一个人办吗?我告诉你,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外面乱搞,不然我一定会让你鸡犬不宁!”一阵尖锐的女声传入了穆弦笑的耳际,她的眼眸在那一瞬间蓦然缩紧,木然的看向了与自己咫尺距离的莫沛寒。
她没有出声,慌乱的挂断了电话,最后,像是手里拿了个烫手山芋一般,将手机扔到了莫沛寒的身上。
“怎么了?”莫沛寒被这个举动打扰,睡眼惺忪的问她。
“你……”穆弦笑的身子越缩越远,她扯过自己的盖毯将身子遮挡住,整张脸上都是受伤的神色。
莫沛寒一脸茫然,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,解锁之后看到了那个通话,整个人在一瞬间清醒。
“你接我电话了?”莫沛寒坐起来阴着脸问她。
穆弦笑没有说话,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。
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莫沛寒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去追究她接不接电话的事了。
“她是谁?”穆弦笑也根本就不在意他的责怪,她现在心里想的,全是刚才那个女人的话。
英国……婚礼……乱搞……
也就是说,前几天,他说去英国陪妈妈旅游是假的,他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甚至,他们已经谈到了结婚的事。
“笑笑,你听我解释。”莫沛寒有些急了。
“好,你解释,你告诉我,她是谁?”穆弦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,可是她还是极力的忍着,不想在莫沛寒的面前露怯。
“我……”莫沛寒垂下了头,他看着自己的手机,踌躇了许久。
“对不起。她是我女朋友,我们已经谈了三年了。”冰冷的声音从莫沛寒的薄唇中脱落而出。
穆弦笑愣了。
女朋友,谈了三年的女朋友。那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,那她是谁?他在外面包养的情妇还是小三?
“所以……你一直都在骗我?”穆弦笑在片刻间崩溃。
什么时间未到,什么不带她见他的家人和朋友,都是他在欺骗她的事实!
6
“不是的,笑笑,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跟她已经没有感情了,只是因为时间这么长了,她陪在我身边这么久,我对她有责任,再加上……加上她们家和我们家有生意往来,我没办法跟她说断就断。”莫沛寒见穆弦笑这个样子也慌了起来。
“是没法说断就断,还是从来都没有打算要断?沛寒,她在电话里说的婚礼是怎么回事?你和她的婚礼吗?你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现在你告诉我,你跟她没感情?”因为气愤与激动,穆弦笑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。
“笑笑……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但是,这件事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是,我想请你相信我,我真的不喜欢她,你给我一点时间,我一定会跟她扯清楚,到时候,我再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。”莫沛寒的语气软了下去,朝着穆弦笑的方向招了招手,希望她向往常一样回到他的怀抱之中。
可是,穆弦笑真的做不到。
“你走吧,离开我这里,让我冷静一下。”穆弦笑别过脸,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。
“笑笑……”莫沛寒叫着她,可是穆弦笑就是不再回话,像是已经将他这个人屏蔽在外。
莫沛寒也不再勉强,他起身穿好了自己的衣服,慢吞吞的往门外走。
“莫沛寒。”在他要开门从出去的那一刻,穆弦笑叫住了他,“既然你有女朋友,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找我?”
莫沛寒的身子一顿,拉着门的手也有些不太自然。
“不瞒你说,笑笑,一刚开始,其实我只是抱着玩一玩的想法,因为跟她之间矛盾太多,已经完全丧失了对爱情和二人世界的憧憬,我也以为你明白,因为那就是一个约炮软件,我以为你跟我一样,只是想找个人缓解寂寞而已……”
只是没有想到,那样的软件上,竟然还有穆弦笑这样单纯的女人,他们见面,她便真的以为两个人已经在恋爱,甚至还兴致勃勃的拉着他见她的朋友。
“呵……”穆弦笑自嘲了笑了一声,眼泪再次奔涌而落。
原来是这样啊,她只不过是他寂寞时的一个玩具,说白了,只是约炮的对象而已。
穆弦笑不再说话,莫沛寒欲言又止,最后,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打开门离开了。
7
摊牌后的日子似乎格外的难熬,穆弦笑把自己窝在家里大哭了一场,连续了好几天之后,她站在镜子前,里面那个憔悴不堪的女人让她惊讶。
在她不主动给莫沛寒发信息之后,他似乎就格外的勤快了起来,每天早上晚上都会跟她问好,也会在微信上解释一些他与那个女人的事。
可是,解释又有什么用?伤害了就是伤害了。
穆弦笑也不知道到了此时此刻她需要什么,是要莫沛寒完全的属于自己吗?可是,她很明白,就像莫沛寒说的,他与他女朋友三年的感情,他有责任,但是除却责任之外,更多的,是门当户对。
就算莫沛寒确实是单身又如何呢?他的家庭,绝对不可能接受一个与他完全不匹配的她。
更何况,他要是真的喜欢她,又怎么可能这半年都在两个人女人之间周旋往来。
可是,就这么狼狈的离开了,真的好不甘心啊……这明明也是她苦苦爱了这么久的男人,为什么她要什么都没做就选择了退让?
穆弦笑还是决定要找莫沛寒谈一谈,就只是谈一谈,如果他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她,或许,她会等他的。
不要名分,哪怕是被他藏起来,只要他说了会和那个女人分开,她就默默的等着好了。
穆弦笑给自己洗了个澡,牙膏的泡泡在口腔里溢了出来,她恶心的一阵干呕,胃里像被什么东西灼烧了一样难受。
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的,自己这是怎么了?
穆弦笑猛然间回过神来,自己的月事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了,虽然医生说是因为避孕药影响的,可是,万一不是呢?
她赶忙胡乱的收拾了一把,快速的跑去了楼下的药店买了好几个验孕试纸。
两条杠!
她一连测试了三个,都是眼色鲜明的两条杠杠,这个事实摆在眼前,让她根本就猝不及防。
她竟然真的怀孕了,在发现自己被小三了之后,她竟然怀上了莫沛寒的孩子。
穆弦笑无力的蹲在了地上,捂着自己的小腹泣不成声。
他会要这个孩子吗?所有的人都说,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最不可信的,可是,那是她爱着的男人,她该不该信他?
8
穆弦笑去了莫沛寒的住处。
这不是她第一次来,但是,她却不知道,这是不是他唯一的住处。
她在他的门口等了很久,一直到深夜1点,疲惫的她坐在楼道里的台阶上休息,听见了略微有些刺耳的人声。
“你告诉你,要是被我发现这里有女人你就死定了。我要告诉你爸,他肯定得打断你的腿!”是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。
穆弦笑的心猛然收紧,她扶着楼梯站了起来,慢慢的挪了出去。
“怎么可能呢宝贝,我一直都只爱你一个呀,你这么厉害,我怎么敢出去鬼混。”莫沛寒还是那样一副深情的样子,丝毫都看不出,他面对的,是一个他曾经跟穆弦笑说过的他已经不爱的女人。
穆弦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大大方方的站在了他们两个的面前。
在那一瞬间,在莫沛寒看见穆弦笑的那一瞬间,穆弦笑明显看到了他已经改变的脸色。
惊讶,愤怒,甚至是紧张。
“你是谁?”莫沛寒身边的女人趾高气扬的看着她。
莫沛寒的眼神中有了一些恳求,他看着穆弦笑,希望她不要冲动。
“我之前在网上看到说这套房子要卖,所以跟莫先生联系了来看房子,没想到,在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。”穆弦笑的脸上带着波澜不惊的笑意。
“你要卖房子?”女人有些狐疑,“还约了人家晚上来看?”
“哦,是……”莫沛寒一愣,“这不是我们新房要装修了嘛,这里以后也用不上了,所以就想着,干脆卖了。”
“时间上是我的问题,我最近怀了宝宝,比较贪睡,日夜颠倒了,还希望您不要误会。”穆弦笑没有看莫沛寒,但是,即便是余光,她都已经看到了莫沛寒那惊讶的表情。
几个人没有再多说,莫沛寒意思性的将穆弦笑请进了家门,给她介绍着这套房子的价值,穆弦笑便也真的像个买主一样看着房里的摆设,最后,说自己考虑一下,挥手道别。
她不知道莫沛寒会怎么向他女朋友解释,但是这些,她都已经完全不在乎了。
第二天清晨,她早早的起床,去了附近的三甲医院,做了全套的检查之后,与医生预约了人流手术。
再去找莫沛寒之前,她或许还抱着一丝希望,而现在,她只想好好的爱自己。
“穆小姐,你考虑好了吗?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,各方面都发育很好。”在打麻醉之前,医生再次问她。
拿在手里的手机还在震动,莫沛寒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,她呼了口气,拒绝了他的通话请求。
“江湖再见。”她编辑了最后一句话发到了他的微信上,然后将所有的联系方式干净利落的拉黑,删除。
她做好了与他相守一生的打算,可也有彻底退出他生命的决心。
可能这就是她的爱情观,深情而不纠缠,虽然,她爱的,只是一个渣男。
她不想再做任何的争取,没有人能永远给人保持新鲜感,却永远有人正在新鲜着,莫沛寒会因为她而坚守不住三年的感情,也会因为其他女人,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她。
关了机的手机归于平静,就像打入她身体里的麻药,让她的整个世界,都安静了……
- -第147个原创故事- -


END


扫描二维码,我就是你的人了

听说长的好看的人都点赞、分享、置顶了哟~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