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七门微信号发布 > 我听过太多But,请有话直说

我听过太多But,请有话直说

发布时间:2018-03-13 作者:东七门


图片为作者自制
上周六《奇葩大会》,有个叫阿球的即兴喜剧演员,上台立定之后,不由分说就请赵又廷上来配合他,现场来一段即兴表演。

接着,阿球随口问马东老师:请您随便给一个表演发生的地点。
马东憋了一会儿说:珠穆朗玛峰顶。
 

神奇的一幕发生了。两个从未合作过的演员,就着这个话题,飚出了一段超级精彩、兼且意味深长的表演。

阿球说“到了!”赵又廷说“什么?”
这里非常精彩,赵又廷回答阿球什么都不合适,但他偏偏皱着脸大喊一句“什么?”,就这一句,让我们好像听到了狂风怒号。赵又廷反应之快,生活体验之深,实在令人赞叹。

阿球掏出小纸条刚要看,赵又廷立刻把手往上面一送。阿球马上会意,眼睛随着赵又廷手的方向往后看,假装纸条被吹走。


 
两人如同心念合一,默契完美。
只是一段1分钟的表演,全场响起掌声欢呼声。隔着屏幕,我不但放佛亲眼看到珠穆朗玛峰顶的狂风吹雪,看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小故事,还感受到了生命力量的自由交流,以及这种自由交流能创造出的有趣世界。
阿球说,这就是Yes and(是的,而且……)。
这期《奇葩大会》非常精彩,有超好笑的毕导,有感人至深的秦博,可只有阿球和“Yes and”这句话,真正击中了我的心。

什么是Yes and?
意即,无论你身边的人说了什么、做了什么,你都能下意识、不假思索地予以肯定和接受(Yes),同时给予正面的反馈,强化、完善和发展对方的想法(and)。
 
正是因为Yes and,赵又廷不假思索地get到了阿球“刮大风”的灵感,阿球纯然出于下意识地接住了赵又廷“纸条被风吹走”的行为。两人的思维如电流一般彼此交换,灵感在这种交换之间迸发出火苗。
Yes and,是一种神奇的思维工具。
但这对很多人都很难,比如我。
在听到别人说话时,比如“看,XXX这篇文章写的好棒!”或者“我感觉这个方案我做的很好!”我的内心OS通常是:
这是真的吗?
这有意义吗?
这和我有关系吗?
有什么槽点能吐,好显示我的优秀吗?
 
于是,我说出口的话,仿佛一块块砖头砸向对方,同时也落在我们中间,形成一堵高墙。
于是,我觉得安全。我不必袒露自己,也不必面对别人的真心。我不必交流,也就不必被评价。

阿球对我说,Yes and是即兴剧的一个符号,就好像嘻哈的大金链子一样。它是一个共同的语言非常好理解,但很难做到。
这句话对我来说,比一般人更不容易做到。
从很小时起,我就成了一个不哭的人。
记得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,班里评选三好学生。
那时我是个小胖子(二十多年过去,现在还是很胖),体育不行,学习成绩倒是很优秀,人缘也好。
班里小朋友们举手推荐三好学生人选,班主任老师再把候选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。
一个个同学的名字写上去,我却一直低着头,想,这种事最好不要提到我。
可是,偏偏就有一个男生站起来,在我身后说:我选李建国,我觉得他很好。
我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血液冲上头顶,耳鼓里“砰砰砰”的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班主任“嗯”了一声,把“李建国”三个字写上了黑板。
我不敢抬头看,黑板上那几个字分明不是粉笔字,分明是赤身裸体的我。
全班安静了几秒。那几秒钟,简直像凝固了一般。
同学们的目光盯着黑板,仿佛千万道冷光,射穿了我。
不知过了多久,班主任说,李建国是很好的同学,但因为三好学生的标准比较全面,所以我们这次先不考虑他。
接着,班主任举起板擦,来回几下,在黑板上擦掉了我的名字。
擦掉了名字,我心里好像也有什么东西被擦掉了。
自始至终,没有人说李建国“胖,体育不好”,但那几个字就像五行山一样,压在我的背上。我的头抬不起来,眼泪啪啪啪地掉在课桌上。
也许就是从那回起,我决定再也不要这样流泪。
久而久之,我基本上就不再流泪了。
哭,或者大笑,在我看来,都很丢脸。因为那意味着自己太过柔软,那意味着自己正在把内心袒露出来,被别人看到、被别人评论。

后来,走上工作岗位,我知道了沟通的必要,我一直用理智告诉自己,要打开心扉去交流。我看起来没有很自卑,看起来很正常。
但其实,我在对别人说Yes 的时候,心里从来都是No。我习惯性地通过否定别人,来确认自我——哪怕这个过程只是在心里发生的。
阿球对我说:谁不是批判性思维呢?谁天生觉得安全呢?谁不刷存在感呢?每一次的No,都是你的防御机制启动,都是你在争夺话语权,在把自己的存在感放在别人的存在感前面。
 
是啊,只有这样才能证明,我并不虚弱,我无可指摘。
说Yes好难。

关于Yes and,阿球给我讲了一个他的故事。
大概4年前,阿球才刚离开房地产行业、投身即兴喜剧没多久,和当时的团队一起,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即兴喜剧。
当时团队在一起才一年的时间,在即兴剧这一行里,他们“很菜、很水,还是baby”。
大家想,反正到北京电影学院了,下面的观众肯定也是那种觉得我挺牛逼挺专业挺judge的人。于是,大家特别不重视表演的结果。
于是,他们在台上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。团队每名成员,注意力绝对的高度集中,队友之间的配合默契程度前所未有。每个人都不想自己会怎么样,都在想着如何让队友更好看。
每个人都感觉到,自己的脑子似乎能指挥其他人的四肢,他们通过Yes and,在这舞台上几乎成为了一体。
表演结束,台下的人说,这个事情我们做不到,我们也想有像这样的一个团队。
“非常爽,像毒品一样,一旦上瘾你就很难戒掉这个东西了。”阿球说道。

听完阿球讲Yes and的故事之后,前天,我和小女儿一起去看儿童剧,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。
舞台上,演员们穿着有点好笑的泡沫塑料衣服,扮成蝌蚪、青蛙、螃蟹、大鱼,很卖力在演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故事。
剧的最后一幕,小蝌蚪已经变成了小青蛙,而它的妈妈刚刚去世。小青蛙趴在地上,昂起头“呱”地叫了一下,开始一遍遍地大喊着“妈妈我爱你”。
坐在我腿上的3岁小女儿“哇”的一声,大哭起来,转过头把脑袋埋在我怀里,泣不成声。
接着我发现,我也流泪了,这个结尾,虽然尴尬,但还挺感人的。
我感到自己那颗习惯了坚硬、做作、压抑、保护的心,被化开了一点点。
能这样流泪 即使只是坐在黑暗中,即使只是面对着一对泡沫塑料做的鱼虾,这事儿也真美好啊。
尤其是,我和我怀中的小女儿,在彼此确认对方心意的Yes and中,变得更加亲近和信赖。
比起我们之间的这种情感流动,这个剧幼稚不幼稚,重要吗?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傻,重要吗?
我不知道在舞台上的巅峰状态是怎样的,我只知道,这样抱着女儿,和她一起流泪,就是阿球说的,一旦试过就很难戒掉的感觉。
封闭自己也许很安全,但只有去倾听,去确认对方的存在,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我想用Yes and靠近更多人,靠近世界,也更靠近自己。希望你也可以。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看阿球关于Yes and的分享

黄金展位我要出现在这里

最新收录more

账号信息

东七门儿
dongqimen
功能介绍: 《奇葩说》幕后制作团队米未传媒,马东议长创立并亲自带队,座落朝阳公园东七门儿。除奇葩说一手动态,还有“超独家”幕后猛料;7*24实时互动,奇葩面对面跟你撕*;限量珍藏,你想都不敢想的奇葩福利尽在“七门儿”里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
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